父亲的烟草情缘

作者:周兴华 日期:2018/5/28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582 

父亲快八十岁了,他的一生跟烟草结下了不解的缘,父亲种烟也吸烟,在大山深处的彝族村寨里,男女老幼都有吸烟的习惯。在父亲的影响下,母亲也吸烟,他们的烟丝都是自己动手切的。

在儿时的记忆里,房前屋后生长着一簇簇的草烟,在那个经济不发达的年代,包装的卷烟对他来说是奢侈品,大多数时候只能吸自己晾晒的烟叶制成的烟丝。每年的初秋时节,父亲都会采摘一些,认真抖掉烟叶上的尘土沙粒,一片片叠平,用麻绳扎成小捆,挂在屋檐下慢慢晾干。空闲的时候,取下一小捆放在冒气的茶壶嘴或者饭甄上蒸一下,用手一片片剔去烟梗,然后折叠整齐放在木墩上,用磨得很锋利的小铡刀慢慢切成烟丝,轻轻拍打蓬松后放在土罐里,再盖上盖放在阴凉处储存起来。

父亲爱吸烟,而且吸烟有个习惯,只用水烟筒,没有水烟筒宁可强忍烟瘾。他对自己的烟具非常爱护,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每次用完后一定要靠墙摆好,吸一次就换水。父亲的水烟筒是他自己用“大龙竹”制成的,过滤性好,烟气足,那时我家的水烟筒是全村口径最大的,甚至都能把我的整个脸埋进去,村里吸烟的好多人都试过,要么漏气,要么直接吸不响。父亲很瘦削,但是他吸起来毫不费劲,一小撮烟丝父亲能一口气吸着烧完,让幼小的我对父亲崇拜的不得了。有一次我和哥哥玩闹,不小心把他那支水烟筒绊倒摔裂了,心疼得他用细棍子抽我俩的小腿,那是记忆中,父亲打我最狠的一次。之后父亲又做过几支水烟筒,但再也没有裂了的那支好,每每提起这件事,他都充满深深的遗憾和不舍。

父亲爱吸烟,但他的毅力非:,再大的烟瘾也能自己控制,特别是劳作的时候,能一天到晚不吸一口烟。父亲习惯在火塘边喝上一壶茶,吸一会儿烟,每天从地里劳作回来,他总是先将火塘烧旺,用茶壶烧上一壶水,然后拿出自己心爱的水烟筒,抓起一小撮烟丝捻成一团,塞进烟嘴里,夹个炭火点上就咕咚咕咚的吸起来。边吸边想想白天还有哪些事没做完,按照节令最近该做什么,以及明天的计划,都会跟一家人说说。母亲则是直接抓一把烟丝塞进烟斗,就着火塘里燃烧的炭火点燃,一天的劳累也随着袅袅的烟雾飘走了。

父亲非:每,每当有亲戚或邻居来家里串门,他一定会拿出自己最好的烟丝招待客人,一边吸烟一边聊见闻、谈时节、交流劳作经验。父亲手艺不少,知道的也多,在村里有较高的威望,无论谁家有什么难处都愿意来家里请教,父亲都会热心帮忙。

我稍大些时家里开始种植烤烟,常常跟父母下地栽烟浇水,跟父亲一起上山砍柴用来烤烟,晚上一起睡在烤房前临时搭起的床上守着火候,期待烤出好的烟叶,为家里增加点经济收入。

后来,父亲因为身体不好把烟戒了,母亲也陪着父亲不再吸烟。每当闲暇回老家陪父母,晚饭后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时,少了父亲母亲吸烟的情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心里难免生出淡淡的伤感,很是怅然。

长大后,我进入复烤企业工作,对烟叶有了更深的了解,也学会了吸烟,同时还多了一份特殊的感情——我将父亲一生的烟草情缘延续了下来……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