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薯的清香

作者:李绍德 日期:2018/6/4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631 

傍晚,走在武定县城的体育馆旁,空气里弥漫着丝丝香甜,只见前面有一位大嫂正在卖烤白薯,那香气就是从她那儿飘来的。我立即掏钱买了一个,剥去皮,吃一口,那种香、甜、糯、烫的感觉,瞬间在全身蔓延开来……

白薯,像我们的乡民,敦厚质朴。它不需要精心耕作和管理,也不择土地厚。?恍杓粝乱唤谥β?逶谕晾,就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记得小时候,粮食奇缺,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饿得慌了,就把贪婪的目光瞄向农户偷偷的在房前屋后种植的白薯地。每次都要想方设法引开看守的老奶奶,才能下手。我们将偷来的白薯用手袖上简单地擦一下,皮一啃,就生吃了,那脆生生甜津津的感觉一下子充溢了身心,让人终身难忘。

后来包产到户,条件好了点。母亲知道我爱吃白薯。就在饭做熟之后,趁灶膛里的火灰还很红旺,拣几个白薯埋在里边。半个小时的工夫,白薯就烧熟了。

烧白薯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比起蒸、煮的白薯,口感更加软糯甜美。我放学回家,从灰烬里掏出白薯,捧在手里还是滚烫的,烫得我像玩杂技似的将白薯在双手间抛来抛去。只要剥开外面一层焦黄的皮,那香气就直往鼻孔里钻,撩拨得我口水都快淌下来了,咬一口软糯糯、甜润润,那份温暖与踏实像母亲抚摸我的双手。

秋冬之时,我常做的一个活儿就是倒白薯,所谓“倒”,就是在别人收获过的庄稼地里拣漏,村民庄稼收得仔细,要想“倒”出成果并不容易,如果半天能刨到十来个,那就是非常高兴的事了。我们在路上比谁倒得多、倒的个头大,欢快的笑声把树上的麻雀都惊飞了。

每到过年,母亲都要很奢侈地做一道菜——红烧白薯。母亲说,这菜象征着圆满,全家团团圆圆。母亲将白薯蒸熟,碾碎后加入面粉和糖搅拌均匀,做成一个个圆形,倒入油锅里炸至金黄捞起。看着金灿灿的红烧白薯,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个放到嘴里,外脆内软,满口香甜。那种细腻、柔滑、香甜的感觉真是美得难以言说。

时过境迁,白薯作为一种粗粮,如今已远离了人们,偶尔想起来,也只是为了尝个新鲜,换换口味。然而,白薯这种家乡的味道,却始终在我的心底流淌,就像静静守候在老屋的双亲一样,温暖,厚实。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