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配图15张:我的彝海情怀

作者:谢宝东 日期:2018/6/19 来源:投稿 点击:289 

我的彝海情怀

喜欢彝海源于十二年前在四川工作的日子。

一个偶然的机会到西昌出差,公干完了还有一天的时间,于是,心怀刘伯承与小叶丹结盟的遥远传说,约上一起出差的六七名同事一道驾车向凉山彝海进发,想一睹彝海风貌!其实对此一无所知,并不知这个彝海究竟是有一个放眼如海的高原湖泊还是彝家山寨连绵如海,抑或是彝家山岭漫漫如海?也是无缘吧,当车子驶入山区一个彝族村寨时路况越来越差,泥泞不堪、坑坑洼洼,只有货车能够一瘸一拐地勉强通行,后来我们的车子干脆来了个右后轮爆胎,换完备胎看看路况,再看看天色已晚,料想当日已不能抵达彝海,为安全起见,只好打道回府。

凉山彝海终于没能成行,之后也一直没再探访。

回乡工作后,咱彝州楚雄终于建了个彝海,初次慕名而至时看到的不过是一泓浊水,广场也没形没样,几个不成规模的小土山环伺周围,稀疏的几棵树木仅能证明这是个阶段性动过工的所在,没有花草垂柳,没有霓虹闪烁,甚至有点脏乱差之感,不禁大失所望,但却难舍心中的某种期待。    

因为有业余步行锻炼的习惯,走烦了西山的我偶尔就仍然不自觉地去往彝海走走,不想逐渐看见了些变化。先是彝海东岸铺上了雪白的沙滩,大人小孩总喜欢到上面溜达,有人甚至脱了鞋袜赤脚徒步,感受细腻的白沙那柔软的按摩。后来东南面那座小山渐渐绿了起来,种上了景观林、绿草坪、绣球花、红叶灌木等,还修起了亭子。再后来是正南面的两座土山也做了绿化和美化,土山西头及南边甚至大块地种上了原先楚雄难得一见的薰衣草,冬日晴朗的早晨来到这儿,那种满眼紫红的感觉不禁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继而恍惚迷醉其间!那时,我常带常年生病的母亲来晒晒太阳、看看花草,她也很喜欢,脸上常常浮现笑意。最后是正南面彝海南路北侧一带湿地、拱桥、小广场、停车场相继显现,而彝海正西和西北面杨家山一带则一气呵成,绿化、美化、亮化、彩色沥青步行道、数以十计的小广场、公益设施等一齐上马,还新起了个葫芦岛!我曾在这些地方道路刚刚成形尚未铺就水泥或沥青时就徒步探访过,自曰“开辟步行新路线”,总有一种觅新求险的心理在里面作祟。

前后历经数载的持续建设,如今的彝海已然成为楚雄人民业余休闲赏景、跑步锻炼的好所在,绿水青山掩映其间,湿地水草引来良禽栖息,水面上偶有野鸭游耍,岸边游人走过,惊得这些鹊鸟四处纷飞,大有“水天一色、鸥鹭齐飞”之感。垂柳袅袅、睡莲依依,暗含风情,甚至还有渔翁小钓借以逸情。

彝海的景致真是四时不同,真可谓“春秋百花开,夏冬七彩来”,置身其中似已历经人生的全部,让人留连忘返、始离还回。

春天,百花齐放,山间草木微吐嫩芽新绿,和风拂来,岸边垂柳袅娜,彝海波光粼粼、涟漪顿起,春和景明,万物盎然,百媚频生。置身此景,心情舒畅已极。

夏天,雨后晴空净目,偶有彩练当空舞,引人注目欢呼!风乍起,天上云海翻涌,掀起惊涛骇浪,雪白、浅灰、墨色的巨大的云山交错混合、压顶而至,不禁让人心生敬畏,真正一幅风起云涌的壮美画卷。更绝的是雨后的晚霞,自然天成,那赤橙、金黄的霞光漫天铺洒,配以碧蓝天空的底色,自有七彩云霞的一番迷幻与美艳,摄人心魄,整个彝海也被其染红、上彩,分不清何为水、何为天,俨然一幅鬼斧般的印象派水彩画!即将藏于山后的太阳也金光万射、熠熠生辉!反疑之将喷薄而出。夜幕渐渐垂落,天地亦复渐渐归于宁静,引人遐思翩翩。

秋天,碧空一尘不染,些许的白云和飞机在天际拉出的白烟点缀其间而又缓缓飘散,彝海山间的小花却仍在盛放,红的、紫的、白的、黄的,一簇簇、一片片,加之花期极长尚且留连不退的大块的薰衣草,犹如一幅幅铺就的地毯,使人莫辨是何季节,景观林则悄悄抹上几缕鹅黄,暗示着秋的到来。

初冬,沐浴着清晨灿烂的阳光来到彝海,不禁惊诧而喜——湿地里的水草和岸边的垂柳虽已凋零得如垂暮的乞丐般令人不忍一视,可山间、路边却正是浓浓的秋意,满眼的红叶让人目不暇接,有透红、有暗红、有亮红、有金黄、有鹅黄、有嫩黄,一枝枝、一串串、一簇簇而又密密匝匝构成的一树树浓重的红装金裹展露出绰约、奔放与热情!有的迎风招展,有的低头蹙眉,有的庄严肃穆,有的婷婷玉立,有的落落大方;有的壮硕、有的柔婉,有的刚毅,有的奇峻;有的飘逸洒脱,有的轻灵慢舞,有的驻足沉思,有的举目傲视……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尽展各自迥异的风姿,恰如一个个盛装待嫁的彝家姑娘,博得前来彝海赏玩的人们纷纷举起手机来个随拍或与林同欢的摆拍,欢声笑语自然是此起彼伏地在彝海明净的天空中回荡,偶有善歌者放歌其间,或高亢激昂,或悠缓舒情,附以他处悠扬的竹笛或萨克斯的音律相随,别有一番闲情逸致的安然雅趣。此情此景忽地就有了“秋色何必到九寨,自有彝乡一片红”之感。

除了天气极坏时,我的业余时间有一大半泡在了彝海的步行中,几乎成瘾,可以说是不惧风雨,不分寒暑,若有一日因故不能成行,心中必自觉怅然若失。最高纪录一晚上步行二十余公里还意犹未。『笥杏讶朔钊?ldquo;切勿竭泽而渔”方略减了行程。爱人问了几次“咋现在不去西山了”,我仅略说“彝:米呗?rdquo;而已。 

确实,现在的彝海设施齐全,四处遍布的步行道随便从哪个方向都可以轻松进入,即便是夜晚,别具一格的民族特色的灯光亮化也能为你指路导航,不至使你迷途——东南面回廊上的夜灯曲曲蜿蜿、璨若夜空中的点点繁星,让人神往!彝海周边建筑物的灯光和南山的步道灯在湖面留下倒影,水天一色、真假难分。环湖、环山的步道灯则似一炬炬熊熊燃烧的火把,任你风吹雨打永不熄灭。更有那亭台和石桥上的彩色灯带映到水面上呈现出一幅幅流光溢彩的奇妙景象,让人如梦如幻。所以我喜欢到彝海步行。

步行其实不只是步行,戴上蓝牙耳机不影响行动也不扰民,按自己的喜好打开手机听听音乐,松驰一下日间紧绷的神思,怡情怡趣;听听书,让现今因电脑手机损坏的双眼休息一下,又不误了汲取新知的营养,各种栏目的音频可以任选——浩如烟海的历史文化尽得一览,国学经典、文学名著引人入胜,百家讲坛精品又让人的思想认知得以提升……这些平日八小时以内不可多得的个人志趣,却在这一行一听中得到满足。沿途尽可随心所欲地看看各不一样的景致,偶有发现心中不觉一喜,连忙用手机记录下精彩的瞬间而自得其乐,满意的作品兴许还能在朋友圈晒一晒、到网上发一发,博取些点赞,满足一下虚荣心、获取一些成就感。各色人等也在这一行一听一看中尽收眼底,老、少、中、青、妇、儿、男、女自然是各有不同,虽大都陌生,从其步态频率大约可推断其健康状况、性格气质,从其面容眼神大约可知其人心性修养,从其语速音态则可尽知其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呵,彝海不就是一个四时景致各不同的乐天福地、不就是一个人生百态尽展无遗的大舞台么?正应了传统文化“天、地、人”合而为一的思想。

如今,我终于看到了彝海,更爱上了彝海,也终于了却了多年的夙愿。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